单门杰克高手单机版

作者:邢志律師 
“公知技術抗辯”,又稱“現有技術抗辯”、“自由公知技術抗辯”等,是指被控侵權人提出其被控侵權技術方案系與已有公知技術方案完全相同或實質相同的技術方案,在此情況下,即使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落入了涉案專利的權利保護范圍,也并不構成對涉案專利侵權的抗辯規則。這項規則是專利侵權糾紛案件審理中的一項重要規則,也是此類案件中被告進行抗辯的一項有力武器,在司法實踐中被廣泛應用,這一規則的適用,對于平衡專利權人與公眾利益、節約司法資源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事實上,在2008年“新專利法”頒布之前,并無明確法律規定,理論和實踐中一直存在爭議。

〔案情簡介〕
 2010年3月,浙江某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裝飾公司”)以上海某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裝飾公司”)、上海某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工程公司”)侵犯其發明專利“厚型可彎曲裝飾板及其制造方法”(以下簡稱“涉案專利”)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在此案審理中,被告上海裝飾公司以一篇美國專利文獻作為證據,主張公知技術抗辯,并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宣告涉案專利無效的請求。隨后,浙江裝飾公司申請撤回起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決予以準許。2011年2月,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宣告涉案專利全部無效。
 本案中,作為被告的上海裝飾公司是一大型外資企業,系裝飾材料行業的領先者,其母公司已有百余年歷史,具有很高知名度;被指控侵權產品商業價值較大,廣泛使用于飛機、地鐵的內部裝飾之中;而原告為一民營公司,規模并不大,其對上海裝飾公司提起訴訟,引起業內較多關注。若上海裝飾公司被判侵權,無疑將影響其良好聲譽及其重大商業利益。
 為此訴訟,浙江裝飾公司也作了充分的準備,收集了眾多有利證據,包括購買被指控侵權產品并進行公證等。從被指控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比對來看,該產品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應無過多爭議。我所在接受上海裝飾公司的委托后,通過綜合分析,確定了本案的應對重點為“公知技術抗辯”,且為從根本上解決對方專利權存在之障礙,對涉案專利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從結果看,這兩項應對措施均取得了良好效果。

〔法律評析〕
 所謂“公知技術抗辯”,又稱“現有技術抗辯”、“自由公知技術抗辯”等,是指被控侵權人提出其被控侵權技術方案系與已有公知技術方案完全相同或實質相同的技術方案,在此情況下,即使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落入了涉案專利的權利保護范圍,也并不構成對涉案專利侵權的抗辯規則。這項規則是專利侵權糾紛案件審理中的一項重要規則,也是此類案件中被告進行抗辯的一項有力武器,在司法實踐中被廣泛應用,這一規則的適用,對于平衡專利權人與公眾利益、節約司法資源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事實上,在2008年“新專利法”頒布之前,并無明確法律規定,理論和實踐中一直存在爭議。
 2008年12月27日修訂頒布、2009年10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專利法”第六十二條首次對此規則作了法律層面的規定:“在專利侵權糾紛中,被控侵權人有證據證明其實施的技術或者設計屬于現有技術或者現有設計的,不構成侵犯專利權。”其后,2009年12月28日頒布、2010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9〕21號)第十四條作了進一步的解釋,規定:“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全部技術特征,與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無實質性差異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被訴侵權人實施的技術屬于專利法第六十二條規定的現有技術”。由此,“公知技術抗辯”規則的適用有了明確的法律依據。
 從上述規定以及司法實踐看,這一專利侵權抗辯規則的適用具有以下幾點需要注意:
 其一,該規則是基于被告的主張而適用,法院并不主動予以適用。這是容易理解的。在專利侵權訴訟中,主張不侵權的被告,對其主張具有舉證責任。被告進行“公知技術抗辯”,應當提供其實施的“公知技術”之證據。
 另外,關于“公知技術抗辯”是否只適用于“等同侵權”而不適用于“相同侵權”,一直存有爭議,如在2001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專利侵權判定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的通知》第100和102條中即明確規定:已有技術抗辯僅適用于等同專利侵權,不適用于相同專利侵權的情況。但在上述“新專利法”及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司法解釋中,并沒有作相應限定。我們認為,“公知技術抗辯”的理論基礎是:現有公知技術不應作為專利權予以保護。這一規則適用與否,與“相同侵權”還是“等同侵權”并無邏輯聯系,故不應將“等同侵權”作為適用“公知技術抗辯”的前提條件。
 其二,關于比對對象,根據上述規定,應是將“被控侵權產品的所有被控技術特征”與“現有技術的相應技術特征”進行對比,而并不是“涉案專利”與“現有技術”、或者“涉案專利”與“被控侵權產品”進行對比,而且,比對對象是“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全部技術特征,而不是非被訴侵權人實施技術的全部技術特征。
 另外,根據上述2009年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被比對的應是“一項”現有技術方案,因此,現有技術之間的“組合對比”不應當適用在公知技術抗辯規則之中。例如,如果該現有技術是由公開出版物所公開,則作為公開出版物的對比文件只能是一篇,而不能以多篇對比文件的組合作為比對對象。
 其三,關于認定標準,根據上述2009年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系“相同或者無實質性差異”。“相同”易于判斷,而什么是“無實質性差異”,并無明確規定,其判斷存在較大的主觀性。2001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專利侵權判定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的通知》第101條的規定為“用已有技術進行侵權抗辯時,該已有技術應當是一項在專利申請日前已有的、單獨的技術方案,或者該領域普通技術人員認為是己有技術的顯而易見的簡單組合成的技術方案。”從司法實踐看,這一標準的適用尺度往往比“新穎性”標準低而比“創造性”標準高,當然個案差異較大。
 其四,關于認定效力,根據現有專利法律制度,審理侵權訴訟案件的法院并不對涉案專利的有效性作出判斷。在專利侵權糾紛案件中,若認定被告“公知技術抗辯”成立,則被告不構成專利侵權,但并不意味著涉案專利失去法律效力,專利權人仍可在其他案件中主張涉案專利的專利權。被告若要使涉案專利歸于無效,則應當通過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來實現。在此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中,被告所提供的“公知技術”證據無疑是證明涉案專利不具有“新穎性”或者“創造性”的有力證據。

案例評析-專利侵權訴訟中如何適用禁止反悔原則
案例評析-專利侵權訴訟中如何適用禁止反悔原則

上一篇

下一篇

專利侵權訴訟中公知技術抗辯的運用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单门杰克高手单机版